霸道文學 > 神農小醫仙 > 第三千六百零五章 女人呀女人

第三千六百零五章 女人呀女人

“梁總,你可真壞……”

眼鏡妹微微抬起頭,正溫柔的說著,當她抬起頭時,看到的卻是馬瑞軒。

她下一秒愣住了。

嚇得雙手環抱在胸前,一副緊張的模樣。

她原來是來勾引梁飛的,誰曾想,開門的卻是馬瑞軒。

眼前這位馬瑞軒她還是聽說過的,也曾見過幾次面,她也知道馬大公子是省城數一數二的富二代,是個好色之徒。

之前他還曾經過眼鏡妹一起看電影,只是后來半路殺出一位小嫩模,搶了眼鏡妹的風頭,從此以后,他們二人便斷了聯系,誰能想到,今日他們還能在此處相遇。

“哎呦,眼鏡妹,你今天這是怎么了?穿得如此涼爽,你不冷嗎?”

馬瑞軒故意走上前,撫摸了一把眼鏡妹的手臂。

眼鏡妹故意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嬌羞的說道:“哎呀,真的好冷,我方才出房間時忘記拿房卡了,心想來找梁總幫忙的,不曾想,在此處看到了你……”

“哦,飛哥,你來找飛哥,真是不巧,飛哥他睡著了?!?br/>
眼鏡妹聽到后,驚得嘴巴微張:“啊……梁總睡著了,你,你們……你們兩個?!?br/>
眼鏡妹完全不敢再想下去了,她實在不敢想像,梁飛會和馬瑞軒有特殊的關系。

她之前確實聽說過,梁飛和馬瑞軒走得親近,是一對形影不離的好兄弟,若不是她今日所見,她還真不敢相信,她心中一度懷疑梁飛和馬瑞軒有基情。

她心中一陣感慨,如今有錢又有顏的男人都有男朋友了,真是可惜。

她還想著勾引一下梁飛,這樣一來,可以幫她解決不少事。

馬瑞軒聽到這里,不禁“噗嗤”大笑著。

“哎呀,我的天吶,你在想什么?對了,你不是說你房卡忘在房間了嗎?這種事應該來找我,我可是客房部的經理,這種事我最在行了,走,我去幫你開門?!?br/>
馬瑞軒說著,拉著眼鏡妹的手臂與其一起離開。

眼鏡妹沒有說什么,只好與馬瑞軒一起回房間。

第二天一大早,梁飛早早的起床,他先是去仙境修煉,他一連修煉了兩個時辰,修煉完畢后,他又去了后殿看望小南瓜和那五只小狗。

小南瓜的身體已經康復了,而那五只小狗已經可以在仙境中自由玩耍了,它們見梁飛來到后殿那叫一個高興,它們蹦著跳著來到梁飛面前。

梁飛看了他們一眼,不禁露出笑容。

他素來喜歡這幾只小可愛。

勁寶摘來十幾個人參果,它們一邊吃著一邊看著小狗兒們玩耍,這也算人生中一件趣事。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后,梁飛回到辦公室,當他來到辦公室時,只見馬瑞軒正在辦公室等著梁飛。

馬瑞軒大早上的黑眼圈很重,看上去很是疲憊。

梁飛不懷好意的上前一看,馬瑞軒很無力的抬頭笑了笑。

“兄弟,你這是怎么了?為何看上去沒有精神,是出了什么事嗎?”

馬瑞軒搖頭:“飛哥,沒事,我能有什么事,還不是因為那個眼鏡妹?!?br/>
“眼鏡妹?怎么,你昨天晚上還真的等到了她?”

梁飛瞬間來了精神,他扔給馬瑞軒一個人參果,不禁笑出了聲。

馬瑞軒想要起身去拿紙巾,卻發現全身無力,但他還是慢慢的站起,然后扶著腰坐下。

“飛哥,你可真是料事如神,沒錯,我在你房間等到了眼鏡妹,這個女人可真是厲害,折騰了我一個晚上,我這腰好痛?!?br/>
馬瑞軒每做一個動作都會疼到呲牙咧嘴,渾身無力。

好在梁飛上前幫他做著按摩。

“呀,飛哥,飛哥,輕點,輕點,不要再動了,真是疼死了,再輕一點?!?br/>
梁飛一臉黑線,沒好氣的說道:“你小子還能不能有點出息,你怎么說也是個男人,能不能給男人長點臉?!?br/>
“飛哥,你看你這話說的,還不是因為你,我可是為了你才在房間等那個眼鏡妹的,我不管,我不管,我昨天和人家發生了那種事,人家可是有事要求我的?!?br/>
“呵,你說一下,究竟是有事求你,還是有事求我?!?br/>
馬瑞軒呵呵傻笑著:“飛哥,任何事都逃不過你的雙目,好好好,是求你的,或許你早就猜到了,她說她病了,想讓你幫她治病?!?br/>
“治???我之前已經幫她把過脈了,也已經告訴過她了,只要她把那些保健品都停了,然后多吃一些有營養的東西,然后呢再把胸前的兩個大號硅膠拿出,她的身體便會康復?!?br/>
梁飛一鼓作氣說了那么多,再回頭看看馬瑞軒。

馬瑞軒鄒著眉頭看向梁飛:“飛哥,你說她那兩個……那個,是假的?”

“是的,假的,除了胸部的兩個,屁股上的兩個也是假的?!?br/>
馬瑞軒氣得站起,可是剛剛站起卻感覺腰部傳來一陣劇痛,他疼得呲牙咧嘴只好坐下。

“奶奶的,我說摸著手感不對呢,現在的女人是怎么了?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真東西?!?br/>
“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了,她體內的硅膠已經出了問題,內部已經發炎了,你最好注意一下?!?br/>
馬瑞軒這下又急了,臉色異常的難看。

“啊,什么?飛哥,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

“你也沒有問過我,再說了,我怎么知道你要和她發生關系?”

梁飛說著,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馬瑞軒忍著腰痛三蹦兩跳的離開了,他離開之前還不忘囑咐梁飛:“飛哥,我方才說的你可一定要記成心里,一定要幫著眼鏡妹治病?!?br/>
馬瑞軒說完后立刻跑掉了,他這是要回房間洗澡消毒,生怕自已會被染上臟病。

眼鏡妹還真是陰魂不散,她是個相當執著的女人,她很快追到梁飛辦公室。

洛小白身為梁飛的助理,原本不想讓她進來的。

可是一看眼鏡妹是明星,再加上,之前做過狗仔的洛小白和眼鏡妹還相熟,這才讓她進來。

眼鏡妹又換了一身打扮,今天的她穿了一套淡粉色的衣服,看上去那叫一個嫩。

她見梁飛正在工作,邁著優雅的步子來到梁飛面前。

:。:
淘宝快3红包 网上打工赚钱的项目 新版一起玩温州麻将下载 山西大唐麻将元宝 捕鱼来了弹头买卖官网 申能股份股票 捕鸟达人流量多的 中国股票投资网 天天棋牌官网? 全天pk10最精准2期计划 正规网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