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超能文明之古神覺醒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天界之戰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天界之戰

蕭黑山!也好熟悉的名字,溟汎眨動著眼眸,良久之后他才恍然醒悟,疾步追上蕭黑山問:“你真是蕭黑山,那個師祖嫡傳弟子”。

蕭黑山驀然點頭道:“不過那都是之前事情”。

溟汎再次激動地面頰抽搐道:“師哥,不師叔,你告訴我師祖他在哪?”。

蕭黑山聞言也是一臉苦笑著搖頭道:“我哪里知道這么多,我已經和師尊分開一年多了”。

溟汎臉上浮現出一絲失落,嘆息道:“若是找到師祖,那么我們就可以救出小鈴鐺大人了”。

什么?小鈴鐺,她怎么了?蕭黑山匆忙之下,一把抓起溟汎衣領。

嚇得溟汎臉色驟變,急忙解釋說:“師叔,別沖動,聽我慢慢解釋”。

蕭黑山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于是松開手,沖著溟汎歉意一笑。

溟汎也沒有在乎,立刻將自己追蹤黑衣人經歷都告訴蕭黑山。

聽完之后,蕭黑山這才明白,自己離開中級位面之后,竟然發生如此多事情。

于是蕭黑山便決定,先不去尋找紅蓮另外兩個魂魄,而是殺入鬼城,將小鈴鐺拯救出來。

對于鬼城,溟汎和蕭黑山都已經比較熟悉了,除了那個地牢外,便沒有什么可以畏懼的地方。

二人聯手之下,沒有多久便破開水牢,進入一個更加幽深地下世界。

蕭黑山一馬在前,在他身后遍地都是殺奴。

此時整個鬼城鬼靈都被殺奴掌控了,眼下這里便讓他們暢行無阻。

當他們走下一座座石階后,便來到一個陰冷地窟內。

讓他們意外的是,這里竟然空無一人,只有一處墻壁上,懸掛著一副畫。

那畫的竟然是一個猙獰鬼臉。

當溟汎搜索一周之后,便將視線轉向那張畫,他總是感覺這幅畫似乎并不簡單。

于是他就盯著那副畫看,細看之下他竟然發現那畫的眼睛似乎有機關。

于是便從袖口拿出兩個金針刺入。

下一刻便聽到墻壁內部發出一連串咔咔機濶聲響,接著一個暗門便自巖壁展開。

一股陰森氣息鋪面而來,使得溟汎下意識退回一步,不過一只手卻再此時按住他肩頭,給予他莫大鼓舞。

溟汎回頭沖蕭黑山點頭致謝,蕭黑山淡漠點了點頭,接著便繞過溟汎,沖向地窟內。

受到鼓舞之后,溟汎也一頭闖入地窟。

穿越一道狹窄縫隙,接著二人面前便寬闊起來、先是看到一片淡藍色光影,接著便見到一個古老而又神秘祭壇。

那藍色光影,便是祭壇上點燃燭光。

此時一個眍?身軀匍匐再地面,也不知道是死還是活著。

但是那晦明不定光影,卻讓他顯得宛如鬼魅一般。

對于這種場面,經歷過殺神殿蕭黑山來說,已經是小意思了。他一點也不受影響邁步走到祭壇旁,伸手拽起那人蓬亂頭發,目光冷冷盯著對面那雙無神眼球。

良久,蕭黑山才道:“他已經死了”。

聞言,溟汎也跨步沖到那人面前,仔仔細細盯著他的面頰,許久之后才失聲道:‘他是逍遙散人’。

逍遙散人?蕭黑山眉頭一簇,想起那個曾經閩祖長老。正是從他記憶中,蕭黑山才知道許多逍遙宗當年發生事情。

蕭黑山也沒料到,堂堂一宗之主,竟然會慘死于這個陰暗地牢內。

隨著藍光婆娑,使得這詭異祭壇更平添了幾分陰森可怕。

溟汎踏步走上祭壇,盯著那些古老圖文,以及早已干枯數十顆人頭,他似乎感受到一種莫名召喚力量,竟然使得他心神有些恍惚。

就在此時,蕭黑山踏步走到他身旁,用力拍了他一掌道:“小心,這祭壇有古怪”。

說話間,蕭黑山手掌已經泛起一圈圈赤色殺氣,接著便一招天階殺術,朝著面前那座祭壇斬落。

也就在他斬落一瞬間,忽得一道烏青色光華自祭壇內膨脹而出。接著便和蕭黑山那一道殺氣沖擊再一起。

下一刻,蕭黑山身軀一晃,接連退回三步,他一臉驚愕盯著對面那個似鬼,似人怪物,驚詫他的靈力強大,竟然將自己天階殺術也破掉了。

只見對面那鬼魅般影子,咧嘴狂吸一口,接著便自那散發著藍光嘴巴內,噴出一些如鬼魅般影子。

鬼靈!

他是鬼王。

看到這一幕,溟汎也頃刻反應過來,急忙展開了創世訣,沖到蕭黑山身旁,和他一起對抗鬼王。

“若我猜測沒錯,這里應該是鬼王祭壇所在了,傳說中,鬼族是信奉鬼王的,他們會采集各種魂靈供奉鬼王”就在溟汎剛剛抵達蕭黑山身側時,另外一個腦袋也冒出來。他便是解夢師。

此人修為也不差,只是太過于膽小,尤其是再面對危險時,總是比別人稍緩一拍。

對此溟汎和蕭黑山也都不在意,畢竟他們原本也沒有將其當做朋友的。

眼下此人竟然冒出危險沖出來,反而讓溟汎有些驚詫了。

解夢師似乎感受到來自于溟汎驚異目光,尷尬一笑繼續解釋說:“我說得這些都是記載于內夢宗鬼族志異篇...這鬼王乃是地陰以及鬼靈所化,其身無形,卻具有神,以鬼王祭壇為根,但凡其神域范圍內,即便是神魔也無法與之為敵”解夢師似乎故意惹溟汎心急似的,慢條斯理解釋道。

“快說,這鬼王有何弱點”溟汎見解夢師啰里啰嗦,急迫追問道。

解夢師干咳一聲,道:“無弱點”。

聞聽這三個字溟汎差點氣昏過去。他直勾勾盯著解夢師,眼睛幾乎要噴出火焰來。

解夢師急忙又補充一句:“但鬼靈只再一天中陰氣最盛的時候凝聚,只要熬過這一段時間,鬼王便自己消失的”。

溟汎聽到這,才稍微安心一些,因為他發現鬼王戰力實在太強大了。即便是和蕭黑山聯手,竟然也無法在他手下討得便宜。

尤其是當鬼王展開那種恐怖陰靈之術時,幾乎整個地窟內都翻滾著洶洶黑炎,讓地窟都浸透于一種恐怖地獄中。

蕭黑山此時已經派出了十幾波殺奴,還有尸魁,竟然都無法阻擋鬼王攻擊。

溟汎也剛剛將神級爬蟲召喚出去,眼下他只有祈禱,再熬過一個時辰,天色便轉明。

到時鬼王便會自己消失。

解夢師卻再此時做起了壁上觀,甚至還饒有興致指點一二。

氣得溟汎簡直想要爆粗口。

可是眼下鬼王連續靈術攻擊下,他和蕭黑山幾乎都沒有喘息機會了。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接著一道金燦燦朝陽自一個縫隙中攝入地窟。

接著整個地窟內便浮現出斑駁金點。

也就在此時溟汎將目光聚焦在鬼王身上,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鬼王并沒有像他預想那樣消失,反而越戰越勇。

“你說,為何鬼王不消失?”溟汎一邊反擊,一邊轉向質問解夢師。

此時解夢師他收斂輕松表情,一個健步沖進暗靈霧內,當他湊近戰圈只有一尺距離外,眨動著眼眸,瞥了一下嘴巴道:“或許是典錄記載出錯了,這個我也不清楚”。

溟汎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拼盡全力苦苦支撐到現在,換來只是他一句無關痛癢的記載出錯了。

溟汎心中怒氣幾乎要爆裂了,可是他卻無法沖著解夢師發怒,因為他現在根本無法脫身出去。

由于和鬼王戰斗幾乎用盡了所有招數,使得他現在深陷其中,甚至連退走后路也沒有了。

溟汎急速朝著鬼王丟出三道靈術,便沖著解夢師吼道:“你還想看多久,快加入進來”。

解夢師雖然表情還有些不情愿,可是眼下他似乎也沒有選擇了,若是這一刻被鬼王殺過來,即便他沒有參入戰斗,也一樣無法幸免。

解夢師手臂一甩,便也展開夢術朝著鬼王打出去。

凝望虛空,漫天星辰,宛如璀璨煙火。

好美夜景!老蕭頭自從離開地球維度,便很少接觸到這樣美麗景致了。

再超級位面是看不到星辰的。

這也讓超級位面夜晚顯得有些孤獨冷漠。

夜色中那些劃破蒼穹軌跡,便是一個個曾經璀璨巨大結界、和地球星空星河不一樣,這里幾乎都是以界面形勢存在的。

那些星辰密度,也絕非地球維度可以比擬的。

不過和地球維度人一樣,這里的人也喜歡仰望星空。

濯濯美酒,空宵獨飲,綽綽年華,孑然一身。

青年人!你想家了?還是想你家中美妻!

就在老蕭頭站在山坡眺望夜空時,不遠處一個樹杈上,一個白須飄飄老者也自當空濁酒,一副飄然于世外飛仙模樣。

聞聲老蕭頭也翩然踏空,幾個起落來到那顆古老松樹上,接著一根枝丫依偎著,沖著白須老者一抱拳道:“晚輩既然答應了幾位前輩,便不會失言的”。

白須老者微微一笑,將手里酒壺丟給了他道:“世人皆有煩惱,能夠懂得放下,便是大徹大悟,青年人,你要知道,人生如夢似幻的道理”。

老蕭頭接過接過酒葫蘆,猛灌一口,一股辛辣感,讓他五內俱焚??墒撬麉s似乎沒有感覺,因為此時在他內心始終壓著一件更加沉重事情。

就在昨日,八個老鬼竟然以各種大義凜然,甚至威逼利誘手段,強迫他起了一個實驗,并且還是以上古最為歹毒,神罰咒起誓、

那一刻老蕭頭才真正意識到什么叫做,天下沒有免費午餐,數日來,這些人不惜一切來幫助自己,還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這份恩情,怎么只是一句天選之人可以篤定的。原來他們是在用糖衣炮彈麻痹自己,等待自己已經深陷其內,便只能被他們擺布了。

說起來,這幾個老鬼也不是為了他們自己。應該說,這些老鬼某種程度也很高尚,他們為了天下蕓蕓眾生,也為了他們留在超級位面血脈延續,他們竟然將一個絕對無法完成使命強加在老蕭頭身上。

那就是一統天界,成為天界之主。

準確說,是撥亂反正,重新拿出原本屬于他們的一切。

經過一番坦誠之后,老蕭頭才知道這幾個老鬼真實身份,他們表明上只是七宗之主,可是真實身份卻也是曾經天界七大殿護法。他們當年可是軒轅族皇最為忠誠下屬,由于軒轅皇族莫名被殺,其獨生女也被人以不知名手法害成了一幅幅畫卷。他們這些曾經追隨軒轅皇老部下,再迫不得已情形下,只能帶領著屬下沖出天界,為軒轅族再超級位面開辟另外一個領地,以免軒轅族被那惡賊給徹底荼毒了。

要說那龍皇并未真的撕破臉,他再天界,還是奉上任軒轅祖皇的,因此他也不敢明目張膽趕盡殺絕。再加之另外一個黑暗勢力崛起,也拖延了龍皇行動,使得他們可以再超級位面建立根基,并且同時向天界施壓,最終簽訂了八宗之約。使得七族可以再超級位面僥幸存活至今。

為了避免龍皇過早實施報復,再很久之前,這幾個老鬼便主動隱居匿世,以此來向龍皇示弱。

可是他們卻一刻也沒有放棄過籌謀為老祖皇復仇。

因此他們便找來天璣老人,企圖借助于他的天璣神術,找到可以對抗龍皇機緣。要知道龍皇再天界勢力越來越強大,以至于很多反對他的勢力都被其以雷霆手段剿滅,這其中便包裹一次他們借助于軒轅皇殘部發起突襲。

經過天璣老人甄選,最后鎖定了老蕭頭這個天選之人。他們便將一切都壓寶再了老蕭頭身上,包括他們眼睜睜看著自己七族被荼毒,也熟視無睹,目的就是等待天選之人主動現身,因為他們只有一次和天選之人相遇機會。

也正是這樣機會才讓他們決定出山,再關鍵時刻拯救老蕭頭。

一切順利,也讓他們對于天璣老人推演更加深信不疑。

老蕭頭也是很苦惱,自己原本只想找到小鈴鐺將其帶回地球去。。

誰知又被迫攪和入這樣一場天界復仇之戰內,并且對抗目標,還是現在天界之主龍皇。

老蕭頭想想都覺著可笑,他現在連準神級別都不到,可是人家龍皇可是主神一級存在。
淘宝快3红包 516棋牌游戏中心首页 湖南幸运赛车结果今天 正规的北京赛车微信群 真钱捕鱼游戏手机下载 无网络单机捕鱼 波克官方下载最新版本免费 学生网上打字赚钱平 20选5最新开奖结 西甲球队队徽 中超2014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