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帝霸 > 第3904章是最強的骨骸兇物嗎

第3904章是最強的骨骸兇物嗎

天搖地晃,在這個時候,在黑潮海深處,竟然還有浩浩蕩蕩的骨骸兇物奔騰而來。

當數之不盡的骨骸兇物奔騰而來的時候,“轟、轟、轟”的轟鳴之聲不絕于耳,煙塵滾滾,遠遠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猶如是數之不盡的黑蟻覆蓋了整個大地一樣,這樣的一幕,讓人看得都不由為之頭皮發麻。

“怎么還有骨骸兇物?”看到黑潮海深處有著數之不盡的骨骸兇物奔騰而來,轟鳴之聲不絕于耳,地動山搖,聲勢駭然無比,這讓在營地中的許多修士強者看得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看著密密麻麻的骨骸兇物,他們都不由為之頭皮發麻。

“哪里來的這么多骨骸兇物?!笨粗孟裨丛床粩鄰暮诔焙I钐幈简v而出的骨骸兇物,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強者雙腿直打哆嗦。

在剛才,浩浩蕩蕩的骨骸兇物占據了整個黑木崖,密密麻麻,如蝗蟲一樣鋪天蓋地,那都已經嚇得所有修士強者雙腿直打哆嗦了,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強者都被嚇破膽了。

如此之多的骨骸兇物,對于所有修士強者來說,那都已經足夠恐怖了,而且完全有可能滅了整個黑木崖了。

大家都以為,黑潮海所有骨骸兇物都已經聚集在了這里了,誰都沒有想到,在此時此刻,在黑潮海深處依然沖出這么多骨骸兇物來,好像是無窮無盡一樣,這簡直就是把所有人都嚇破膽了。

當李七夜尖銳的笛聲傳得很遠很遠,傳入了黑潮海最深處的時候,這就好像是捅了螞蟻窩一樣,螞蟻窩里面的所有螞蟻都是傾巢而出,它們狂奔出來,似乎是向李七夜拼命一樣。

李七夜那尖銳的笛聲,那的的確確是惹怒了所有的黑潮海骨骸兇物,因為此之前,黑潮海的骨骸兇物都沒有如此的憤怒,但,當李七夜那尖銳無比的笛聲響起的時候,所有的骨骸兇物都咆哮著,像瘋了一樣向李七夜沖動,這樣的一幕,就好像是數之不盡的大腥腥,在憤怒地捶著自己的胸膛,怒吼著向李七夜撲去。

“轟”的一聲巨響,數之不盡的骨骸兇物沖出來的時候,沖入了黑木崖,但,不管這些骨骸兇物是怎么樣的噴怒,不管它們是怎么樣的咆哮,但,最終都止步于祖峰的山腳下,他們都沒有沖上去。

事實上,隨著越來越多的黑潮海骨骸兇物沖出來之后,黑木崖已經容納不入如此之多的骨骸兇物了。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在黑木崖的地上,還是天上,都密密麻麻地盤踞著骨骸兇物,而且塞不下的骨骸兇物,乃是從黑木崖一直擠到了黑潮海的海床上了。

放眼望去,整個黑木崖都被骨骸兇物所塞滿了,在這一刻,整個黑木崖就好像是成為了骨山一樣,似乎是由數之不盡的骨骸堆積成了一座高大無比的骨峰,這樣的一座山峰,乃是骨骸一直堆壘到天穹之上,遠遠看去,那是多么的恐怖。

“我的媽呀,這太可怕了,所有的骨骸兇物聚集在一起,輕而易舉就能把整個黑木崖毀了?!笨吹綇V闊的黑木崖都已經成為了骨山,讓營地之中的所有修士強者看得都不由毛骨悚然,他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這只怕會給他們所有人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骨骸兇物,如此之多,難怪當年佛陀至尊血戰到底都支撐不住?!笨粗绱丝膳碌囊荒?,那怕是古稀的大人物,也都不由為之臉色煞白。

但是,說來也奇怪,不管這些浩浩蕩蕩的骨骸兇物是何其之多,不管它們是何等的兇猛可怕,但,說來也詭異,再強大,再恐怖的骨骸兇物都止步于祖峰之上,都沒有立即沖殺上去。

骨骸兇物都是徘徊于祖峰之下,它們明明是想沖殺上去,但,不知道是顧忌什么,它們只能是對著李七夜咆哮。

“真的是有它們所忌憚的東西?!闭l都看得出來,眼前這一幕是很詭異,骨骸兇物不敢立即沖殺上去,就是因為有什么東西讓它們忌憚,讓它們害怕。

“不可能是祖峰有什么?!边叾少t祖都不由沉吟了一下,作為邊渡世家最為強大的老祖之一,邊渡賢祖對于自己的祖峰還不了解嗎?

事實上,很多人也知道,因為以往黑潮海的骨骸兇物出現的時候,一樣會殺上邊渡世家的祖峰,從來不會像現在這樣止步于祖峰的山腳下。

如此一來,那就是意味著李七夜身上有著某一件讓骨骸兇物忌憚的寶物了,在這個時候,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李七夜在黑淵之中得到的烏金。

在這個時候,所有骨骸兇物都在咆哮著,神態顯得憤怒,最終,聽到“嗷”的一聲咆哮,這一聲咆哮洪亮無比,似乎撕開了云帛,貫穿了天空,這樣的一聲咆哮,充滿了力量,把所有骨骸兇物的咆哮聲都壓下去了。

當這樣的一聲咆哮響起的時候,千千萬萬的骨骸兇物都一下子安靜下來,在這個時候,整個黑木崖乃至是整個黑潮海都一下子安靜下來。

此時此刻,一具骨骸兇物出現了,當它出現的時候,所有骨骸兇物都一下子安靜無比,甚至是垂下了頭顱。

這一具骨骸兇物,它的身軀在所有骨骸兇物之中,不是最大的,比起那些高大無比,頭顱可頂天穹的龐然大物一般的骨骸兇物來,眼前這么一具骨骸兇物顯得有些玲瓏。

但是,這一具骨骸兇物的頭顱是特別特別的大,就像是一個超大的蘑菇一樣,明明軀干細小,卻頂著一個大到不可思議的頭顱。

毫不夸張地說,這么一具骨骸兇物,它的頭顱是在千萬的骨骸兇物之中是最大的一顆頭顱。

如此巨大的頭顱,這讓人看得都擔心這巨大無比的頭顱會把軀干斷掉,當這么一具骨骸兇物走出來的時候,甚至讓人覺得,它稍稍走快一點,它那碩大無比的頭顱會掉下來一樣。

也正因為它有著如此一具碩大無比的頭顱,這使得這具骨骸兇物的頭顱里面聚集了熊熊的暗紅焰火,似乎正是因為它擁有著如此海量的暗紅火焰,才能奠定了它在骨骸兇物之中的地位一樣。

“這就是骨骸兇物的領袖嗎?”看到這具大頭顱的骨骸兇物出現之后,所有骨骸兇物都安靜下來,營地之中的所有修士強者都吃驚。

“難道說,千百萬年以來,黑潮海的災難都是由它造成的?”見到了大頭顱骨骸兇物,大教老祖也是十分意外。

“上次黑潮海潮退,沒有看到這么一具大頭顱兇物?!庇性浗洑v過上一次黑潮海潮退的古稀大人物,看到這個大頭顱兇物的時候,也是十分吃驚,十分意外。

事實上,邊渡世家的老祖們也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因為他們邊渡世家的古籍之上,也從來沒有關于這具大頭顱兇物的記載。

畢竟,自從他們邊渡世家建立以來,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黑潮海潮退,沒有人比他們邊渡世家更了解了,但是,今日,突然之間出現了這么一具大頭顱的骨骸兇物,似乎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這也的確是讓邊渡世家的老祖吃驚。

“嗚”站在最前面,這具大頭顱兇物對著李七夜咆哮一聲。

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停下了吹笛,看了一眼咆哮的大頭顱兇物,笑了一下,輕輕搖頭,說道:“讓我有些失望,以為能釣到一條大魚,沒有想到,那也只不過是一條小魚而已,看來,還是貪生怕死呀,不敢出現呀?!?br/>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營地中的修士強者都不由面面相覷,很多修士強者也都聽不懂李七夜這話。

“嗷”大頭顱兇物似乎能聽得懂李七夜的話,對李七夜憤怒地咆哮了一聲,似乎李七夜這樣的話是對于他一種邈視。

“無知?!崩钇咭剐α艘幌?,輕輕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死物終究是死物,還未開智,莫說你們這幾堆枯骨,在這八荒之地,就算你們背后的人,見了我,也應該顫抖才對?!?br/>
“這話,老霸氣,圣主大人就是圣主大人,邈視一切,舉世無雙也?!崩钇咭惯@樣的話,讓不知道多少修士強者大贊一聲,特別是佛陀圣地的弟子,更是為之傲然。

李七夜還是那個李七夜,同樣的一個人,在此之前,若是李七夜說這樣的話,只怕許多人都會認為李七夜不知死活,竟然敢對如此多的骨骸兇物這樣說話。

但是,現在李七夜已經是佛陀圣地的圣主,佛陀圣地的主宰了,那怕說出同樣的話,那么,在許多修士強者聽來,特別是佛陀圣地的弟子聽來,那實在是以他為傲,圣主大人,就是有著睥睨天下的豪氣,多么的霸氣,多么的無雙。

“嗷”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激怒了大頭顱兇物,它怒吼一聲。

但,李七夜對于它的憤怒,不以為然,也未放在眼里,輕輕地招了招手,笑著說道:“也罷了,今天就把你們全部收拾了,再去挖棺,來吧,一起上吧?!?br/>
今天是除夕,愿大家安康。
淘宝快3红包 双色球手机版免费下载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 短线股票操作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表 湖北30选5一等奖 广东快乐12开奖结果图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奖金 多乐彩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上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