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超級學神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命鐘!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命鐘!

“天命!”許久,一心道人淡淡的回了一句!

“天命?”

猛犬道人愣了一下,顯得有些意外,“師尊已經很久沒有算過天命了,不知這是在算誰的天命?”

一心道人道,“誰讓這鐘響的,便是算誰!”

猛犬道人遲疑片刻,“可是下午那人?”

一心道人沒有回答。

猛犬道人道,“那人看上去雖然普普通通,但是,弟子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不凡,具體什么地方不凡,弟子學淺,也看不出來,便想法給他算天命,可沒曾想,剛一起咒,鐘就響了,弟子也不知道是否和那人有關,能弟子回過神來的時候,那人已經不見了!”

“但弟子記得,這天命一響,必定是貴人降臨,先前也只有天域宗主降臨的時候響過……”

“你記性還算不錯!”

這時候,一心道人緩緩的轉過身來,“天域宗主降臨,此鐘不過響九次,但是今天,你記得這鐘響了多少下么?”

“如果弟子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響了九十九下!”

猛犬道人深吸了一口氣,“這么說,師尊,此人的身份,難道比天域宗主的身份還要尊貴?”

天域宗主來的時候,也才九下而已,今天必鐘長鳴不息,響了整整九十九下,來人的身份,當然應該更加尊貴。

可是,什么人能比天域宗主還要尊貴?

一心道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沒有回答猛犬道人的話。

“咚!”

就在這時候,身后的大鐘突然又毫無征兆的響了起來。

嚇了猛犬一跳。

咚咚咚……

一共響了七下,大鐘才停了下來!

“師尊,這……”

猛犬臉色一變,這情況實在是讓他意外。

“迎客吧!”

一心道人道了一句,隨即抬腿走出了大殿。

猛犬跟著走了出去,卻見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已經緩步走了進來!

“這么晚了,是什么風把東方兄給吹來了?”

一心道人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笑容,顯然來人是熟人,如果蘇航在這兒的話,肯定能認出來,那人正是剛剛和他在醉仙樓把酒言歡的東方不亮。

東方不亮對著一心道人拱了拱手,算是見過了禮,目光落在正殿中那口大鐘身上,這口破鐘,還供著呢?”

一心道人淡淡一笑,“這可不是什么破鐘,它可是能查便一切天命的命鐘!”

東方不亮擺了擺手,“我可沒興趣找你解什么天命,我這會兒來找你,只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講!”

“這么巧?其實,我也有事情跟你講!”一心道人道。

“哦?”

東方不亮一愣,隨即笑了,“好,那你先講!”

一心道人也不客氣,回頭看了看背后那口大鐘,“今天下午的時候,這口鐘響了,你應該也聽到了吧?”

東方不亮聳了聳肩,“我耳朵又不聾,不僅下午聽到了,剛剛也聽到了!”

一心道人一笑,“凡有身份高貴之人降臨,此鐘便會響!”

“哦?”

東方不亮一臉詫異,隨即笑道,“那這么說來,我也算是貴人了!”

“不,你不算!”一心道人十分干脆的道。

“嗯?”

東方不亮眉頭一皺,這家伙未免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一心道人道,“你剛剛進來的時候,命鐘只響了七下,而今天下午的時候,命鐘響了有整整九十九下!”

“九十九下?”東方不亮有些錯愕的看著一心道人,“什么意思?是說我不夠份量么?”

一心道人微微的點了點頭,“恕我直言,正是這個意思!”

“你……”

東方不亮感覺自己被鄙視了,指著一心道人道,半天沒有說得出話來!

“我問你,那個叫蘇航的,是不是下午來過這里?”東方不亮氣呼呼的問道。

“蘇航?對對對,就是他,我一起咒給他解天命,這命鐘就響了!”一心還沒有答話,旁邊猛犬道人先急著回答道。

“那就對了!”

東方不亮苦笑了一聲,轉而對著一心道人道,“那人的身份,我已經搞清楚了!”

“哦?”

一心笑了,“我在這兒對著命鐘算了老半天,都沒有算出個所以然來,看來,你和他這個飯局,應該聊得還不錯!”

東方不亮并不否認,“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他是什么來歷?”

“想,當然想!”心中依舊淡然自若,“不過,我覺得,你得到的消息,不一定靠譜!”

“哼!”

東方不亮輕哼了一聲,“我好心來告訴你一聲,你既然不相信,那便罷了,我找卿姑娘去!”

“東方兄!”

一心一個閃身,已經來到了東方不亮的面前,攔住了東方不亮的去路。

“怪我怪我,東方兄知道什么,不妨說來聽聽!”

“哼!”

東方不亮哼了一聲,明顯不爽一心,不過還是道,“我和此人深交過,此人卻是來自天命宮無疑,而且,其身份并不簡單,乃是老祖傳人!”

“哦?”

一心古怪的看了東方不亮一眼,像是想捏一捏下巴,可惜頜下無須,“老祖傳人?你確信?”

“哼,我的眼光,還用的著懷疑?我在天命宮那么多年,呆的時間比你都長,此人不僅知道老祖容貌,而且,此人所修行的,正是正統的老祖經,你可是知道的,老祖經乃是老祖所傳功法,只有老祖的弟子們才有資格修行的……”東方不亮回答道。

一心聞言,回頭看向那個命鐘,眉頭微微的擰起,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凝重!

“老祖的傳人,沒道理??!”一心的嘴里,小聲的呢喃了一句!

“怎么?你還不相信?”雖然一心說的小聲,但還是逃不出東方不亮的耳朵。

一心搖了搖頭,“不是不相信,我只是覺得蹊蹺,這人的身份,應該沒有這么簡單!”

“哦?”

東方不亮眉頭微微一皺,“什么地方蹊蹺?”

一心搖頭道,“你應該知道這口命鐘的來歷吧?”

東方不亮看了看那口鐘,微微點了點頭,并沒有否認,他和一心認識已經很久了,算得上老相識了,對于一心的東西,他自然是清楚得很!
淘宝快3红包 塑胶篮球场多钱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苹果 娱网棋牌大连穷胡 快速赚钱的网站 体彩环岛赛开奖官网 单双中特期期公开 足球直播视频 波克城市棋牌中心 快乐扑克派视频 捕鱼王怎么刷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