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 第4385章 覆滅

第4385章 覆滅

大戰在即,伐天帶著瑾己和虛王回來了,虛王臉色臭得很,渾身都是臟兮兮的。

寧舒笑語嫣然地對伐天說道:“回來了?!?br/>
伐天掃了一眼桑良,對寧舒點頭:“回來了?!?br/>
寧舒跳下秋千,走到伐天的面前說道:“今天,我們就徹底跟過去告別?!?br/>
伐天:“好?!?br/>
虛王:“你們在說什么,這個人又是誰,寧舒,你撿東西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br/>
寧舒面無表情;“你也是我撿的?!?br/>
桑良盯著伐天看,確定了他的身份,“打神鞭?!?br/>
“你哪位?”伐天問道,不怪伐天認不出桑良來,氣質不一樣了,哪怕是一樣的面容,也給人感覺是兩個人。

現在桑良一頭標志的銀發沒有了,反而是銀白交錯,更是看不出來了。

伐天跟桑良打交道很少,知道有這么一號存在。

寧舒:“主系統?!?br/>
伐天哦了一聲,“你綁過來的?”

寧舒:“是我綁過來的,但又不是我主動綁過來的,這期間有點復雜?!?br/>
伐天:“那么你讓我回來是因為太叔要來?!?br/>
寧舒點頭,“應該很快就來了,別著急?!?br/>
伐天:“……我不著急?!?br/>
在等待的空檔,三人都去洗漱了一番,風塵仆仆地回來了,需要洗漱吃飽了,才能應付接下來的戰斗。

時間夠的話,還能夠小憩一會。

寧舒也去打扮了一番,將披散的頭發扎起來,梳成一個緊緊的丸子頭,還將鉆石發夾夾住了碎發。

刷牙扣眼屎,輸人不輸陣,她精神抖擻活潑無敵的樣子,就足以刺痛老東西的心了。

也不枉費她這么細心打扮一翻。

寧舒精神抖擻出來,桑良看了她一眼,寧舒笑嘻嘻地對桑良問道:“我好看嗎,我年輕嗎,我可愛嗎,我強大嗎?”

桑良閉嘴不言,寧舒小嘴叭叭叭:“可是你和太叔不好看了,不年輕,也不可愛,至于強大,那更是不確定的事情了?!?br/>
桑良瞇了瞇眼睛看著寧舒,最后嘆氣:“你呀,毫無風度?!?br/>
“風度,這個東西我就沒有,我最喜歡敢的事情就是落井下石,還要弄一層水泥,弄上井蓋?!?br/>
也沒看見你們殺人的時候講風度,輪到自己身上,就說別人沒風度。

太叔帶著一批人停住了小院前面,隊伍肅穆而安靜,旗幟獵獵作響,而他們面前這個農家小院幾乎要被這樣的氣勢所掀翻。

搖搖欲墜又堅.挺了下來。

寧舒立刻把桑良給捆了,桑良看著身上的藤蔓,還是之前的藤蔓,能不能找一根比較柔軟的藤蔓。

寧舒遛狗一樣拽著桑良,跟太叔對峙,伐天化作一道毫光出現在寧舒的手中。

寧舒顛了顛手中的打神鞭,感覺鞭子變得重了一些,黝黑無比,這種暗帶著一種啞光的暗,而不是透亮的黑。

這種顏色顯得鞭子更加樸實無華,身上毫無光華,內斂到就是普通的鞭子,即便是丟在馬路上,估計都多少人撿。

寶物自晦。

感覺伐天又成長了許多,他們幾乎都是分開的,伐天成長到什么程度,其實寧舒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

過一會就應該能夠知道伐天的威力了。

桑良和太叔的表情非常淡然,兩人就是眼神接觸了一下,桑良便低下頭,不跟太叔的眼神有所接觸了。

寧舒拽了一下藤蔓,將桑良拽得踉蹌了一下,在這么多人的面前,桑良像個奴隸一樣,毫無尊嚴。

尤其是還有這么多下屬。

但他的表情依舊淡然無比,一點都不為自己的遭遇所擔憂。

這幅視死如歸的樣子啊,寧舒不善地說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一個組織,一個國家,甚至小到一個家庭的覆滅都伴隨死亡?!彼坏卣f道。

寧舒嘖了一聲,桑良這么說是要跟法則海和組織一起覆滅么?

她是不是應該為桑良的高尚節操而鼓掌呢?

太叔瞥了寧舒和桑良一眼,甚至翻了一個白眼,連話都懶得說,看了一眼安和,安和得到了提示,心里吐了一口氣,認命地做起了傳聲筒:“把人放了吧,不然我們這邊就要動手了?!?br/>
寧舒:“不放不放我不放?!?br/>
安和:……

你他嗎愛放不放,不放拉到。

根本沒得談。

估計不光寧舒厭煩了這樣的接觸和莫名其妙的爭斗,太叔心里更加厭煩,手一揮,沒有任何緩沖余地,兩方就猝不及防地打起來。

至于桑良,太叔都不管他的死活,寧舒更是懶得搭理。

兩方如水火一般碰撞在一起,努力想要湮滅對方。

組織那邊的各種道具如絢爛的煙火一般,一個個全都朝寧舒投擲而去,刺目到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寧舒靠著金龍強大的防御力以及伐天的攻擊性,將這些道具都一一抵擋了下來,頗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感覺。

當然,這些連開胃小菜都達不到,只是開戰之前試探,著重表明態度。

就是她的院子又倒霉了,又要重建,寧舒心里很氣就是了,修房子是這么容易的事情嗎?

里面置辦的東西都是她幸苦從小世界里扒拉的。

簡直不可原諒。

真是有夠煩人的,她都已經和這個組織沒有聯系了,也沒想過要跟組織要怎么樣了,順其自然,過自己的日子。

可是桑良就是不肯放過她,我特么到底欠你什么了?

既然如此,那不是你碾落成泥,就是我碾落成泥。

如果非要有人死才能徹底斷了,那么就你們死吧。

寧舒抓起旁邊的桑良直接把他當作盾牌一樣扔向了對方,各種各樣的道具仿佛漫天而來的炸彈一樣,幾乎都砸中了桑良的身體。

一陣陣絢爛奪目的光芒之后,桑良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只有一本牛皮書緩緩落在地上,濺起了灰塵。

主系統的突然死亡讓整個場面安靜了下來,軍隊那邊都不約而同停下了攻擊。

都睜大了眼睛緊緊盯著牛皮封面的書。

寧舒嗤笑了一聲,即便是死,桑良都在算計人心。。

哪怕太叔有萬分之一的幾率給他報仇,他的目的達到了。
淘宝快3红包 2019年全年六肖资料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福彩排列七开奖结果 现在炒股行情怎么样 甘肃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尚鹏配资 中原风釆22选5最新开奖 江西11选5选号 今天重庆时时开奖吗 江西多乐彩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