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5732章 沖撞了水神?

第5732章 沖撞了水神?

在他床底下有一塊黑布包裹著的土陶壇子,壇蓋緊緊的蓋著,壇身上貼著一塊黃紙,紙上用朱砂畫著一個潦草的‘敕’字。

這是三無大師貼在壇子上的符咒,此刻,符咒伴隨著楊永仙的鼾聲輕輕擺動,若是有人趴在床底,肯定能感覺到這壇子竟然在膨脹,壇子里面隱隱有光亮在閃爍,似乎有東西想要掙脫這壇子的束縛逃出來。

黃紙上的那個‘敕’字突然亮了起來,符咒緊緊的黏貼在壇身,壇子里那股蠢蠢欲動的力量瞬間平息下去,一切歸于平靜。

這一切,楊永仙毫不知情,他翻了個身換了和姿勢繼續抱著枕頭,發出幾聲滿足的夢囈。

夜晚,再次來臨。

駱風棠和楊若晴今夜特意穿了披風,早早等候在河邊。

月亮漸漸升到中空的時候,一只大青蛙一蹦一跳的過來了。

果然,又是楊永青。

“我看過了,他身后并沒有跟蹤者?!瘪橈L棠沉聲道。

楊若晴點點頭,“動手!”

可不能讓他再接著喝這河里的生水了,這么喝下去,早晚得把自己給交待了不可!

兩人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繩索,從左右兩邊撲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楊永青給綁了個嚴嚴實實。

楊永青呱呱叫,雙手雙腳用力拍打著地面,真的像一只大青蛙似的想要奮力掙扎出繩索的束縛。

“力氣好大,繩索似乎控不住他!”楊若晴道。

駱風棠道:“我記得以前出來逮青蛙,用光罩它就不動了!”

他抓起旁邊的風燈點亮,舉到楊永青的眼前。

楊永青鼓著腮幫子,努力瞪大一雙蛤蟆眼,果真癡癡呆呆的盯著那風燈出神。

楊若晴卻從后面一記手刀敲在他的脖子上,楊永青眼皮一翻白,暈死過去。

“咋把他打暈了?”駱風棠問。

隨手把風燈熄滅。

楊若晴甩了甩手腕,“不停的舉著風燈那手還不得累死?索性打暈了省事兒?!?br/>
駱風棠笑了,媳婦做事簡單,粗暴,但卻很有用。

“走,先送去道觀給袁道長?!彼?,隨即扛起了楊永青,快步往道觀而去。

道觀里。

袁道長聽完了來意,又看到地上已經蘇醒卻滿屋子跳,嘴里還呱呱叫的楊永青,袁道長縱然閱歷不淺,也經常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打交道,但此刻還是再次大開眼界了一把。

“說來慚愧,這種情況貧道還真是頭一回得見?!痹篱L如實道。

“若是他行動怪異,畏光,嗜睡,又或者情緒暴躁,易怒易哭,又或者口中胡言亂語,說些去世之人常說的話,那還可以往過陰方面去考慮?!?br/>
“只是他這行為舉止,完全就是一只青蛙,這就讓人費解了。難不成……他是沖撞了什么?”

“沖撞?”楊若晴細品著這個詞兒。

袁道長接著解釋道:“就好比前陣子你們村趙大茍家的兒子趙小毛突然發燒,說胡話,藥石無用。后來把孩子抱來給我瞧了幾眼,那孩子是朝著池塘里撒了一泡尿,剛好沖撞了水神,這才降下懲罰?!?br/>
“后來設了法子,去岸邊燒了香紙,送上了供品,趙小毛隔天就恢復了正常?!?br/>
關于這件事,楊若晴也有所耳聞。

前陣子村里傳得沸沸揚揚。

起因是因為趙大茍的婆娘在池塘那漿洗,一歲多的兒子趙小毛帶在邊上玩耍。

孩子要撒尿,那婆娘就把他抱起來對著水里把了一泡,回去后孩子就病了。

趙大茍兩口子在池塘邊燒香紙和擺供品,剛好被人撞上了,這事兒才傳出來。

“這么說,我小堂哥也有可能是沖撞了水神?不然咋會懲罰它變成一只青蛙天天夜里趴在河邊喝水呢?”

楊若晴又問,瞧這肚子,原本是癟的,他的身形在男人堆中還是保持得很好的。

可昨夜喝過水后,他那肚子撐得都快爆炸了,這不是水神的懲罰會是啥?

袁道長摸著下巴上的胡須,一直跟在呱呱叫的楊永青身后看,搖搖頭,“像,又不像,總感覺哪里不對勁兒,卻又說不上來……”

袁道長想要有更多的時間來研究楊永青,而楊若晴和駱風棠趕著去草場那邊值夜,于是把楊永青暫留在袁道長這里,讓袁道長繼續研究。

另外,等明日早上楊永青清醒過來了,到時候他們再過來接他回村,順便把實情告訴他,讓他自個去回憶回憶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沖撞了哪路神佛。

草場。

楊若晴和駱風棠兩個守在附近,附近很安靜,甚至楊華忠和孫氏的屋子里還傳來均勻的鼾聲。

“今夜咱穿的衣裳也多,熱水都帶了,待會隨便找個草深又避風的地方打瞌睡得了?!?br/>
楊若晴提議。

很快駱風棠就找到了一處,兩人合衣躺在深深的草里,楊若晴枕在駱風棠的手臂上,抬頭就能望見頭頂的星空和月亮。

這個時空是農耕社會,沒有現代工業的污染,夜晚的星空真的好清晰好漂亮啊,間的每一口空氣都清新甜美。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很多話,楊若晴漸漸有些迷糊。

“困了就閉上眼睛睡吧?!瘪橈L棠緊了緊她身上的披風,輕聲道。

楊若晴沒有回應,眼睛已經閉上了。

駱風棠一手將她摟在懷里,另一手枕在腦后,嗅著她發間的幽香,也舒服的嘆出一口氣,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時代,那時候很多個這樣星光璀璨的夜里,他們也這樣合衣躺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暢想著未來。

如今,未來的他們什么都有了,人生,真的很知足。

夜風中,隱隱傳來一絲不和諧的聲音。

駱風棠躺在那里,微皺著眉頭捕捉那聲音傳來的風向。

楊若晴也已悄然睜開了眼。

“是女人的哭聲?!彼p聲道。

駱風棠垂眸看了懷中的她一眼,不知她何時醒的。

“那個女人哭第一聲的時候我就醒了?!?br/>
楊若晴突然又道,并坐起身,夜風中,她的聲音被壓得極低:“那聲音……好像是從長坪村方向傳來,沿著河岸一路哭,往姜家坡這邊而來……”

:。:
淘宝快3红包 怎样购买融资的股票 免费下载白城52麻将 正规网上兼职网赚钱 二分彩开奖官网 万得股票开户 哈尔滨麻将真人玩法 管家婆期期准之选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快速赛车开奖是怎么玩得 新疆11选5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