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造化之王 > 第3361章 老太太的威脅?

第3361章 老太太的威脅?

來凰靈界,是早就列在葉真計劃中的事。

凰靈界,將是葉真心靈圓滿的最后一站,也是葉真的人間畫卷與沙場畫卷的最后一站。

葉真的計劃中,凰靈界之行后,無論如何,他都會結束目前的修行、修心、突破目前的境界。

事實上,無論是前往伊稚沙海,還是去黃沙神域救人,也是葉真這一次做出突破之前的修心。

力求讓自己的心靈境界變得更加的圓滿,讓自己的心境,再無任何破綻。

然后,葉真就會進行這一次極其重要的大突破。

在黃沙神域中,四師姐陸曼歌的玄機分身九尾天狐給葉真解答了不少疑惑,但讓葉真心頭的疑惑卻更多了。

葉真還想問,四師姐陸曼歌破空離去,葉真也就離開了。

至此,黃沙神域徹底解封。

就目前而言,這件伊稚沙海神殿的黃沙神域,已經成了一件無主之物。

而且,這黃沙神域威能也極其不凡。

雖然不是先天靈寶,但卻走了幾分大周的定國龍雀刀的路子,有伊稚沙海沙民的人道信念加持,威能早已經超越普通了的先天靈寶。

不過,離開伊稚沙海的時候,葉真毫不猶豫的就將已經無主的黃沙神域放回了大祭司納哈爾的手中。

黃沙神域是不錯,但是,葉真如今有自己的道,自己的大道。

拿之無用!

“大祭司,黃沙神域已經徹底解封并恢復,你可以煉化,作為我伊稚神殿的鎮殿之寶傳承,守護我伊稚神殿。

有此寶在,與琉璃屠神刀配合,神王亦可斬之?!?br/>
葉真說的輕松,大祭司納哈爾卻是極受震撼。

威能超越普通先天靈寶的黃沙神域、用起來可斬造化神王的黃沙神域,神使葉真就這樣給他了?

這一剎那,大祭司納哈爾有一種極度不真實的感覺。

可是黃沙神域就真真切切的落到了他手里。

在此前,他只能引動一點點黃沙神域的神威,但現在,他神念沉入,只覺得黃沙神域內的力量浩浩蕩蕩,無窮無盡,再無任何阻礙。

只要他煉化了黃沙神域,他就能夠執掌黃沙神域,修為甚至可以借這次煉化再次突破。

屆時,就算不能重現伊稚沙海天神的榮耀,也能讓天廟輕易不敢來犯。

就算再來幾位造化神王,他也敢懟回去。

可是,這一切,均來自神使葉真。

還有,神使葉真輕而易舉的就破掉了天廟日月神君下的封印,其間,日月神君來了又走。

這一瞬間,大祭司納哈爾心頭突然間浮現一個念頭——神使葉真,是不是已經比肩造化神君了?

這個念頭一凸現,就迅速在大祭司納哈爾心頭生根發芽,聯想此次種種,愈發的確定。

比肩造化神君,這可是曾經的伊稚沙海天神才擁有的本事。

還順手就滅了伊稚沙海天神的殘魂。

突然間,大祭司納哈爾再次想到了之前葉真說過的另一句話——天神已經隕落很多年了,伊稚沙海需要一位新的天神。

新的天神!

這一刻,剛剛拿到黃沙神域的大祭司納哈爾念頭突然間變得通達無比。

以伊稚神殿內的參拜大禮,鄭重無比的拜向了葉真。

“從今日起,神使大人將徹底繼承伊稚沙海天神的遺志,成為我伊稚沙海新的天神,庇護我沙海萬民?!?br/>
“嗯,你來辦吧?!?br/>
留下這四個字,葉真就一步踏出,瞬地消失。

只留下大祭司納哈爾在原地風中凌亂,這神使大人、不,應該說是新的沙海天神,這也太放心他了吧?

不過,想了想,大祭司納哈爾就搖了搖頭,絕對的實力之下,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連黃沙神域這等至寶都不放在眼里的天神大人,對他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隨后,大祭司納哈爾就開始著手神使晉位沙海天神的諸多準備。

而葉真,卻出現在了凰靈界。

有先天靈寶十二元辰諸天寶珠阿元在,葉真如今前往凰靈界,不過是動念間的功夫。

而且,因為葉真現在還是凰靈界凰神殿的客卿長老,有著凰靈界的出入令牌,所以葉真出現在凰靈界之后,沒有驚動任何人。

葉真是來看彩衣的。

不過,葉真并沒有在第一時間去看彩衣。

而是在虛空中穿梭,在當年在凰靈界戰斗過和生活過的地方,時而停步,時而閉目感應。

事實上,到了此時此刻,葉真的眾生畫卷與沙場畫卷基本上已經完成。

凰靈界內的感應,對葉真的眾生畫卷與沙場畫卷的補充,堪稱是微乎其微。

葉真之所以來凰靈界,只是想求一個行動和心境上的圓滿。

解決葉真心頭縈繞的最后一個事關本心的疑惑——彩衣到底有什么苦衷,一定要留在凰靈界呢?

當年在凰靈界大戰時,葉真與彩衣本有先行離開凰靈界的機會,彩衣卻是怎么也不愿意離開,只愿意送葉真離開。

這才有了葉真后來搧動各方力量讓彩衣入主凰神殿,與凰靈女五分庭抗禮的場面。

可就算讓彩衣入主凰神殿,彩衣依舊沒有說出這個不得已的苦衷。

當年之事,如今葉真回憶起來歷歷在目。

當年身處其間博弈,各方壓力之力,只覺其間種種變化,都再正常不過。

但此時再次回憶,葉真卻如同局外人一樣,以局外人的視角,重視回憶當年那場權力博弈的種種。

忽然間就覺的,讓出凰神殿大長老的、也就是彩衣的奶奶,那位老太太,似乎不太正常。

為什么這么說?

當年,這老太太隱隱約約的提出了一個要彩衣遵守的條件,甚至算得上是威脅的條件。

彩衣答應的毫不猶豫,很痛快,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是受到威脅的樣子。

所以葉真當時雖然疑惑,但并沒有多想。

如今再回想起來,葉真忽然間就發覺,彩衣當年之所以那般痛快的答應老太太的條件,不是因為彩衣沒有受到威脅。

很有可能是彩衣受到的威脅太致命了,致命到彩衣沒有任何回寰的余地,所以,彩衣只能無比痛快的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

那這個威脅是什么呢?

是凰靈界的殺招?

是七彩珠靈?

可以威脅到葉真的性命?

有這種可能,但葉真總覺的在當時的情況下,還差那么點意思。

所以,這一次來凰靈界,葉真就想解決這個問題。

無論凰靈界有任何后手,葉真都想給彩衣、給自己的愛人一個自由!

凰靈界,彩衣想呆就呆,想走就走,絕對的自由,這是葉真的目標。

凰靈城中,葉真在呂府上空俯視了幾息,看到了呂清竹,看到了呂老爺子,最終并沒有下去。

當年呂清竹的事,雖然最終彩衣大度化解,但葉真心頭依舊有幾分尷尬。

以葉真如今的修為,俯視之下,呂府內外無人能有所感應。

幾息之后,葉真身形一步,就穿過了凰神殿的重重結界,直接踏入了凰神殿最高處的凰靈峰。

有彩衣給的令牌,凰神殿的結界對葉真沒有任何限制。

葉真想給彩衣一個驚喜。

只是出現在凰神殿前的廣場前,廣場前的情形,就讓葉真微微一呆。
淘宝快3红包 单和双码数字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真人欢乐捕鱼修改器 英超直播网站 城市波克棋牌 卡五星麻将楚 喜迎棋牌手机版下载 连码是什么意思 英超比分 贵州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