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569章 大捷

第2569章 大捷

正在張同寺知神想要上橋的時候,西橋突然炸裂開來,這樣的爆炸,讓他措手不及,在橋上的那些鬼子一下子調入深淵,摔在厚實的冰層上,粉身碎骨,血流如注。

“轟!”

爆炸聲依然響起,他的臉色微微變化。似乎他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即將開始,亦或是結束開來。

看到這兒,他猛然間覺得不對,如果吸引他們的八路軍不是一個連的話,豈不是他們都上當了?

“撤退,撤退到橋東,撤!”

張同寺知神吼道。

慌了神的鬼子開始往后撤,當他們到了橋東的時候,“轟”的爆炸聲又響起來。

橋面斷裂,很多鬼子就差一步距離,依然沒有能夠跨過這一步距離。

掉下深淵,意味著與生命的無緣。

張同寺知神皺起眉頭,他知道自己上當了,立馬下令,“大家同我的命令,立馬朝著兩側的山腳過去,肯定還有出路,剛才的八路軍就在這附近,找到他們,就能夠出去了!”

張同寺知神命令一出,鬼子立馬朝著兩側的山腳下跑了過去,可是,這山腳全完就是筆直的,沒有一絲的縫隙的那種!

這時候,兩側山上出現了八路軍,他們拿著槍對著山下的鬼子,“本想著你們的機械化部隊會來,沒想到,沒有等到機械化部隊,卻等來了你們,不過更好,人肉靶子我也不是第一次嘗試了,給我開槍!”

劉集一聲令下,兩側山上的八路軍戰士開始對著山下的鬼子開始開槍,居高臨下,這哪里是一個連的兵力!

張同寺知神捏著拳頭,“打,朝著山上打!”

子彈交錯,山下的鬼子絲毫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手榴彈扔下去,爆炸聲此起彼伏,鬼子抱頭鼠竄,卻發現現在根本沒有地方跑,有些鬼子為了逃命,直接跳下深淵,與冰雪混坐一塊。

這邊的劉集努力的殺鬼子,瘦猴那邊也決定展開攻擊!

聽到槍聲和爆炸聲的那些鬼子,都疑問起來,起初以為是他們正在和八路軍開戰,可是后來發現,并不是這么回事兒。

在原地的一些鬼子跑去前頭看情況,然后回來報告,沒有到達開闊地的鬼子決定,上山,并且給與張同寺知神支援。

當他們的決定達成一致,瘦猴這邊早就埋伏起來,一個營的兵力開始對著這一個個的據點展開攻擊。

“噠噠噠!”槍炮聲響起,鬼子紛紛躲避,見縫插針,能去哪兒就去哪兒。

埋伏著的一個連的兵力開始從溝谷末尾包圍過來。

鬼子被插在狹小的空間,竟然無計可施,勾股中的鬼子尸體橫著躺在地上。

瘦猴他們越戰越勇,臧霸帶著人殺了一個回馬槍,和鬼子近距離搏斗,身后的一把大砍刀在空中揮舞,幾只手臂,幾個頭顱紛紛從鬼子的身上肢解開來。

“殺??!”

“嘟嘟嘟嘟……”沖鋒號響起,在峽谷中回蕩。

這可是鬼子的一個聯隊,他們只有兩個營的兵力。這么一來,八路軍創造了一個神話,他們以少打多,還打了一個大勝利!

等到一個多小時結束之后,八路軍收隊,這次他們打了一個大捷,也同樣繳獲了很多物資,槍炮子彈無數,迫擊炮,榴彈筒更多。

擊殺了鬼子一個大隊長,三個小隊長,這一仗打的漂亮。

收隊回去,楊飛看到戰果,然后點著頭,“不錯,本想著,你們會打的很艱難,么想到,這次的勝利,也絕對能夠讓鬼子消停一會兒?!?br/>
“團長,這次,是我們兩個營合力協作,把鬼子引入了溝谷中,不然的話,還真的沒有辦法消滅這么多的鬼子!”劉集說道。

“我會給你們記上一個大功!”楊飛說道,“這么大的勝利,肯定會讓鬼子更加的堅定要圍殲我們的信心,不過,我們現在也不能慫,北邊的溝谷橋斷了,鬼子想要過來,就必須把橋修好,最好派人徹底監視,另外,南邊的話,鬼子絕對會重新過來?!睏铒w死的

“團長,不論如何,鬼子從南北那個方向過來,我們都會害怕他們!”瘦猴說道。

“這次你們殺的,是鬼子的陸軍,他們的機械化部隊,還沒有過來,對付鬼子的機械化部隊,我們沒有什么經驗,不過,溝溝坎坎的,鬼子總不至于能過來,想辦法,阻攔一下!”楊飛說道。

“是!”

劉集和瘦猴兩個人立馬說道。

另一邊的張啟發一言不發,其實每次打仗,趙啟發的部隊那可是首發部隊,打什么樣的仗,能少了他趙啟發?

這次,他無心感覺到光榮,更加的感覺到是他們營的恥辱!

等到散會之后,楊飛把趙啟發留下,“老趙,我看你怎么有些不高興?難道,是覺得這一仗打的不夠好?”

“不,團長,打的很好,只是我覺得,沒有我們營的戰功,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趙啟發如實說道。

“你能說實話我很開心,但是,你更加應該知道,你們三營,是我的寶貝疙瘩,我不希望你們出事,接下來,你要把你營的新兵訓練好,等到下次戰斗,我希望你門也可以立功!”楊飛說道。

“團長,你放心,這次少了我們三營,接下來我們三營絕對不會少任何一場戰斗!”

趙啟發敬了一個禮,然后就走了。

楊飛笑笑,心里想著,“這很好,有斗志在,就不怕鬼子什么機械化部隊!“

韓青過來,然后說道,“先生!這次大捷,對于咱們團來說,可是鼓舞了士氣,消滅保安團沒有什么,這次,殺的可是張同寺知神,你知道張同寺知神是什么人?”

“管他呢,都是鬼子,殺一個少一個!”楊飛不以為然。

“先生,張同寺知神可是鬼子海軍的中堅力量,這次他們過來,雖然沒有參與海港的戰斗,但是,他們也是以驍勇善戰著稱,去年,在海島戰役中,憑借著兩只船,就打下來十幾個小島!”韓青說道。

“這么說來,我們殺了鬼子的所為的名將?”楊飛看著他問道。

“可以這么說!”韓青說道。

“呵呵,讓我奇怪的是,為什么鬼子的海軍不開船了,反而來這兒當陸軍打?莫不成,鬼子的陸軍缺人了?”楊飛問道。

“根據安寧會的線索,我從中能夠感覺到一絲異樣,鬼子之所以要主力攻打北海,就是因為鬼子的海軍的利導,鬼子的陸軍認為,北海天寒地凍,資源匱乏,還容易讓部隊陷入泥潭,可是,鬼子的海軍卻認為,北海雖然看似資源匱乏,可是,鬼子的地質學家卻一直認為,在北海絕對有豐富的油氣資源,還有煤炭,鐵礦,金礦等。這也是鬼子的海軍為什么會來這兒的原因!”韓青解釋道。

“這么說來,鬼子內部也有分歧?”楊飛問道。

“是啊,聽聞,鬼子的陸軍現在正在制造戰艦,而鬼子的海軍也正在建造坦克!海陸兩軍面和心不合!”韓青說道。

“這就有意思了!”楊飛笑笑,“海軍不海軍了,陸軍不陸軍,他們能成事了?”

“在鬼子內部,海軍內部掌控著石油,為的是軍艦的燃油供給,但是,也正是這個原因,恰恰讓鬼子陸軍的機械化設備缺少燃油,甚至沒有辦法再開坦克了!這也是,為什么鬼子的海軍聽說北??赡軙惺途椭鲝垇磉@里的原因!”韓青說道。

“原來如此,無利不起早!”楊飛笑笑,“韓青,你能通過細枝末節的信息知道這么多,看來,你這個家伙不去當間諜可惜了!”

“先生,這也是我這段時間研究情報的結果,我覺得,鬼子內部要是再起哄,再加上現在鬼子的戰線過長,他們遲早會滾出咱們華夏!”韓青說道。

“說的有道理!”楊飛說道。

……

白芒山上!

蘭搢紳和史秋林兩個人坐在那里,炭盆的火苗冒著藍色的火焰,在微風中左右搖擺。

“終究是小看了八路軍了!”史秋林說道。

“大哥,八路軍這次,殺的可是鬼子的一個名將,想來,這次鬼子是不可能放過八路軍的,鬼子和八路軍之間可是有一場大仗?!碧m搢紳說道。

“呵呵,只要死的是鬼子,管他什么名將不名將的?!笔非锪值故遣灰詾槿?。

“大哥,現在,八路軍的勢頭正盛,我聽說,八路軍現在企圖往西邊擴張,加入八路軍的人也越來越多。我擔心,八路軍會成為咱們最大的威脅!”蘭搢紳不無擔心。

史秋林烤著火,然后看著他,“那你的意思是?敲打敲打他們?”

“正面和他們交戰不好,但是,背地里咱們是不是能夠敲打他們?”蘭搢紳問道。

“比如說呢?”史秋林問道。

“我聽說,八路軍三個營,現在都不在東集村,要不,慫恿一下那里的老百姓?”蘭搢紳問道。

“不管如何,都不能讓八路軍發現是我們做的,這是最重要的!”史秋林說道,“畢竟,我要的是怎么把咱們三方勢力協調一下,不能讓鬼子的勢力過盛,也不能讓八路軍的勢力過大,不過,不要等我們敲打,鬼子也絕對會敲打他們的!”

“說的也是!”蘭搢紳說道,“那咱們就等等?”

“等等吧,不要露頭,越是這個時候,就越不能松懈?!笔非锪终酒饋?,“這天兒要暖和了!”

這時候,一個小嘍啰跑了過來,“大當家的,二當家的,山下有鬼子的人過來了!”

“鬼子?”史秋林皺起眉頭,“多少人,目的是哪兒?”

“回大當家的,鬼子人不多,只有十個人,他們就在山下,說是要見您!”小嘍啰說道。

“見我?”史秋林有些疑惑,“我和鬼子從來沒有什么交集,這次,他們要見我,怕是有什么目的!”

“大哥,要不回絕了他們?”蘭搢紳問道。

“回絕了他們怕是不好,我想維持三方力量的初衷就會打破,讓鬼子認為我們是和八路軍在一邊的!”史秋林說道,“既然他們要見我,那就讓他們上來,我倒要想看看鬼子到底要做什么!”

“是!”小嘍啰轉身就離開了。

蘭搢紳小聲說道,“大哥,怕是鬼子這次來,是想和咱們合作,共同對付八路軍的!”

“說的有道理,不過,咱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史秋林說道。

等到鬼子上來,為首的一個鬼子穿著一身黃色的軍大衣,他鼻子下面留著一小撮虎子,看著著實有些可笑,他站在史秋林的跟前,羅圈腿格外的明顯。

“大當家的,你好!”鬼子說道。

“不知道閣下叫什么名字?來我的白芒山做什么?又找我什么事兒呢?”史秋林問道。

“大當家的,我們司令特意讓我來結交您!”說著,一揮手,身后的幾個鬼子上來,把他們手上的箱子擺在了史秋林的眼前。

“大當家的,我叫中村幸之助,我們司令說了,我們和您有著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八路軍,我們想,既然有共同的敵人,是不是意味著我們雙方可以協作?”

中村幸之助說完,然后走到那幾個箱子跟前。

“多謝你們司令的高看一眼,不過,這對我來說,有什么好處呢?”史秋林問道。

中村幸之助笑了笑,“那就請大當家的看看這個!”

說完,他打開了第一個箱子。

打開箱子之后,里面是一箱子的黃金,金燦燦的,格外的顯眼。

蘭搢紳也不忍多看了幾眼,這金子確實漂亮,換做是誰,都會想看看,甚至想拿著去咬一下。

史秋林笑笑,“這真是好東西??!”

“大當家的別急,還有這個!”說著,中村幸之助又打開了第二個箱子,第二個箱子是一個長方形的箱子,把箱子打開,里面是一把狙!

這把狙做工精良,在槍頭確實用黃金鍍了一層。另外,那些配件也都一個不少。

“9毫米的子彈,這把狙,我們司令說了,您一定喜歡!”中村幸之助說道。

史秋林確實是愛槍的人,眼前的這把狙,不禁讓史秋林想要去拿過來好好的看一眼。

但是,他還是笑了笑,“確實是一個好狙!”

“大當家的,還有這個!”說著,中村幸之助又到了第三個箱子跟前。

這個箱子比較高,史秋林仔細盯著,他也不知道這是什么。

等到中村打開箱子,竟然是一壇子酒。

一看那酒壇,就應該有些年份了。

“這壇子酒,是我們司令早些年親自釀造的!”中村幸之助說道。

“這三件禮物,都是我們司令親自為大當家的挑選的,黃金當做是結交您的東西,狙當做是我們給您的籌碼,這酒,自然是當做最后我們合作的愉快!”中村幸之助說道。

蘭搢紳咽了一口唾沫,他喜歡錢,也喜歡酒,這兩樣東西,讓他現在都有些想要,換做是他做大當家的,絕對一口答應這鬼子!

“怎么樣大當家的,還滿意嗎?”中村幸之助問道。

史秋林笑笑,讓中村幸之助坐下,“來吧,先說說,怎么合作?”

中村一聽這個,就覺得有門兒,然后說道,“大當家的,我們司令說了,很簡單,就是我們的人可以無條件的通過白芒山谷,我們針對的是八路軍,可不是您!”

“這聽起來,或許和我們無關,應該可以接受!”史秋林說道。

“這么說來,大當家的,應該是同意我們雙方協作了吧?”中村幸之助問道。

“不過,我們的利益在哪兒?”史秋林看著對方。

“當然了,第一,我們皇軍絕對不會為難咱們山寨,相反,如若山寨遇到威脅,或者危險,我們皇軍第一時間出手保護。第二,我們皇軍供應咱們山寨糧食,武器和彈藥。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咱們山寨也可以無條件的通過我們皇軍的關卡,甚至可以直接到達我們司令部!”中村幸之助說道。

“好??!”史秋林站起來說道。

“那么……您是同意了?”中村幸之助問道。

“當然同意了,為什么不同意呢?”史秋林說道,“不過,你得回去告訴你們司令,給我們供應糧食彈藥,都要提前供應!這是基礎!”

“這個一定,等我們回去之后,就會把物資和彈藥先送來,送來之后,我們的約定再開始算數!”中村幸之助說道。

“好,爽快人!”史秋林笑笑,“您回去給你們司令帶句話,就說我白芒山就是你們司令的后花園,隨時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打八路軍,我們也樂意看到!”

“多謝大當家的!”中村幸之助點頭哈腰,“我一定帶到!”

說著,史秋林讓蘭搢紳把中村幸之助送到了山下。

等到蘭搢紳回來的時候,史秋林還坐在那里,那黃金、狙以及美酒,他都一點沒碰。

“大哥,就這么同意了?”蘭搢紳問道。

“不能不同意!”史秋林說道,“我若是不同意,鬼子絕對會來攻打我白芒山寨,雖然我斷定他打不下來,可是,我也不愿意去冒險!”

“也是,聽鬼子這么一說,我們山寨以后也不缺糧食了!”蘭搢紳說道。

“那把狙留下,把酒和金子拿走,去和兄弟們分一分!”史秋林說道。

“是!”蘭搢紳高興的提著兩個箱子就走了。

史秋林把那把狙拿起來,然后把玩了一下,“果然是好東西,放上這個鏡頭,五百米的距離,竟然只在一個手指頭間!”

在山上,他朝著遠處開了一槍,把一只正臥在地上的狍子打倒在地上,然后驚嘆道,“果然是好東西!”

史秋林不好喝酒,也不太愛錢,他的志向也絕對不在這個山寨,他想偏安一角,奈何,有問題卻一直找尋他。

不出多日,鬼子果然把物資全部送來了,彈藥很多,糧食也不少。

足足夠他們山寨一個月的開銷。

蘭搢紳看著史秋林,“大哥,既然這樣,那以后鬼子是不是過來,我們就讓他們過來?”

“為什么?”史秋林問道。

“大哥,咱們可是收了他們的東西呀!”蘭搢紳問道。

“收了東西,就一定聽他們的話?”史秋林笑笑,“鬼子要是過來,就讓他們過來,不過,他們的活動范圍,只能遠離咱們山寨,去打八路軍,我們無話可說,但是,他們想要上山寨修養,絕對不可能!”

“行,那我知道了!”說著,蘭搢紳就走了。

史秋林接見鬼子的事兒,讓楊飛也知道了,至于他們之間到底談論了什么,楊飛不得而知。

可是,他知道,史秋林是收了鬼子很多東西的。這么說來,史秋林應該是想鬼子靠攏了,這對八路軍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韓青看著楊飛有些不高興,然后問道,“先生,既然這樣,咱們是不是先下手為強,先對土匪展開攻擊,拿下山寨?”

楊飛搖搖頭,“不行啊,拿不下!”

“有我在,肯定能夠拿得下!”韓青說道,“我今晚上山,卻解決了史秋林,如此一來,我們就能夠順利的攻入山寨了!”

“等等看吧,我倒要看看史秋林真的是當了漢奸了?”楊飛說道。

“這還看什么?”韓青說道,“收了鬼子的東西,必然跟著鬼子對付咱們!到時候,鬼子的山寨加強了防守,咱們想上山怕是都困難了!”

“你想的太簡單了,白芒山這么多年,不僅僅是一個白芒山了,他們有很多分堂,到時候,知道是我們對付了史秋林,怕是會群起當了漢奸,對于我們來說,不是好消息,對于鬼子來說,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煩!”楊飛說道,“等等看,我倒要看看,鬼子是怎么和土匪合作的!”。

韓青只能點著頭,“那好,我再找人仔細的盯著他們,一旦鬼子有什么風吹草動,怎么那也好有準備!”說著,韓青就離開了!

看著韓青離開,楊飛拿著地圖看起來,“如果土匪放開了這一條峽谷,勢必鬼子會打過來!”
淘宝快3红包 刘伯温四肖三期必开肖 姚记棋牌手机版 码可以组什么词吗在前 贵阳麻将规则 吉祥填大坑免费下载 捕鸟达人1 熟客温州麻将边锋浙江 平特一尾公式计算方法 股票行情数据 云南飞小鸡麻将老版本